韭菜炒蛋

韭菜炒鸡蛋的笑话内涵

喜欢吃这个菜,吃了几十年了,还没吃厌。

去菜场买菜,选蔬菜时,一眼看见韭菜。韭菜被摊主摆放整齐,有人走过卷起一阵微风,韭菜的叶片似乎要动起来。摊主读懂了我的眼神,赶紧迎合:“称一点?刚刚地里割来的,看看,还活着哪。”呵呵,这摊主我喜欢,有形象思维。可是我忍住没买,昨天才买过呢,不至于天天吃韭菜吧。

心里是想买的。韭菜不贵,还好吃,合我口味,也合我大众消费的档次。天天吃都没问题,可我得考虑家里人的喜好,不能只顾了自己。

小时候就喜欢吃韭菜炒蛋。

母亲在地里种了韭菜,长了割,割了又长,只要肥料跟上,它会没完没了地长。很多的时候,母亲炒的韭菜没放鸡蛋,因为当时不允许多养鸡,家里仅有的几个鸡蛋要留着客人来时烧菜用,有多余时拿到集市上卖几个钱贴补家用。清一色的炒韭菜,虽没放了鸡蛋炒好吃,但我也喜欢吃,母亲笑话我像羊吃草。有韭菜吃,饭量就增加,于是母亲就将一小块韭菜地管得好好的,四周围上了篱笆,防止鸡啄狗踩。

有客人来了,韭菜炒鸡蛋是一道当家菜。母亲快速去地里割回一把鲜嫩的韭菜,摘去老叶,洗去泥土,切成寸把长的段。取来两个鸡蛋,当当当打碎。少量菜油入锅,熬至冒烟,倒入鸡蛋,炒成金黄,起锅。再入油,熬至冒烟,倒入韭菜,再倒入炒熟的鸡蛋,同炒。加适量水,适量盐,炒至水开,可起锅了。此时,满屋子那个韭菜与鸡蛋混合的香啊,馋得我,恨母亲动作太慢迟迟不开饭。

在所有的菜里,炒韭菜最快,拌几下就熟了。乡里人借此形容那些在很短时间里与陌生人搭上关系的人,就说“韭菜面孔,一抖就熟”。

我喜欢吃韭菜,是喜欢它那种透彻心肺的香,是那种我说不上来但感觉能够调动我五脏六肺然后将食欲勾引成馋的那种香。如果与鸡蛋一起炒,那这种香又增加了新的内涵,品位一下子提升。所以我更爱吃夏秋季的韭菜,夏天和秋天的韭菜虽比初春的“头刀韭菜”老了许多,但更得,香得浓而醇,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吃起来更像韭菜。

去了城里,不种地了,吃韭菜就去菜场买。菜场买不到真正新鲜的韭菜,好在丈母娘开垦了一块地,种上韭菜。每次去割,丈母娘总是将马夹袋装得满满的,我还没吃韭菜,心里早已弥漫韭菜的香了。

韭菜炒鸡蛋的笑话内涵

儿子大概受我影响,也喜欢吃韭菜炒蛋,也吃不厌。于是他的丈母娘也去地里种了一块韭菜,时常割了送来。于是我家的餐桌上,韭菜炒蛋成了一道延续保留的家常菜。不知道孙子跳跳是否喜欢吃韭菜炒蛋,将来跳跳的丈母娘是否也会给他种一块地的韭菜?

与朋友说起,我喜欢吃韭菜炒蛋,朋友很神秘地笑,看着旁边几位美女,哼哼哈哈说一些若隐若明的话。这些滑头,想哪里去了。我回家查阅百度,原来韭菜的别名有好多:丰本、草钟乳、懒人菜、长生韭、起阳草、壮阳草…… 呵呵,这些家伙一定是在与“起阳”、“壮阳”较劲。百度说:“中医认为韭菜“益阳”,但这并不是“壮阳”的意思。而有人说韭菜含有微量元素锌,对生长发育和生殖功能等均有重要作用。但是每百克韭菜仅含锌0.43毫克,效果有限。”

亏我吃了数十年韭菜,却从没研究过韭菜;我的朋友不太喜欢吃韭菜,却对韭菜的某些功能了解透彻。“意识形态”不同,看法就有异啊。